單體大容量磷酸鐵鋰電池,電能大量儲存的最佳選擇
多樣化用途能源管理系統,電能高效利用的最好幫手
專業富經驗電池模組設計,設備電器製造的最適夥伴
儲能:迷途知返 處於革命性前夜

如果儲能技術能夠完善到以廉價的價格部署在工業和居民區,那麼這將是電力行業革命性的變化。從更廣泛的意義來說,這些技術甚至可以是變革性的,與印刷機、汽車、個人電腦和互聯網領域的創新並駕齊驅。

儲能技術將使得間歇性綠色能源技術(如風力和太陽能)得到更大程度的應用,刺激電動汽車的廣泛採用,並幫助能源系統實現更有效地供需平衡。除了促進世界向更環保、可持續發展的未來轉變,這些技術將開品廉價能源的新時代,成為美國經濟復蘇的催化劑。

除此之外,存儲技術讓分佈式應用成為可能,允許個人甚至城市從大型集中電力系統中完全獨立出來。儲能甚至可以賦予消費者傳統零售舞臺上同樣的選擇權利和獨立性,比如購買汽車、電腦或智能手機。

與互聯網一樣,公用事業公司利用這些技術開發的智能電網或將成為可持續能源新時代的中堅力量。事實上,花旗銀行分析師認為,可再生能源將日益主導全球能源資源組合。

這些變化可能會在相對很短的時間內發生。經過兩年多有爭議的辯論後,加州公共事業委員會(CPUC)敲定了一項決定,要求國家投資者擁有的公用事業公司(IOU)2014年購買總計200兆瓦的儲能技術,到2020年底達到1.3GW的裝機容量。這是全球最宏大的目標,其成就將提升加利福尼亞州裝機容量六倍。

2010年通過的加州議會法案2514號推動了CPUC的這一舉措。這是第一部專注於儲能技術融入電網的州法律。它呼籲納入可再生能源,到2050年加州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比1990年減少80%

CPUC所有五位成員都投了贊成票,支持這項決定。關於CPUC將如何規範超越現有計畫(如加州自發電激勵計畫)的消費者自有存儲資產的具體細節將在未來的規則制定中加以解決。

根據新聞報導,針對各種接入點,法令制定了三個單獨的存儲類別:接入傳輸線路(遠距離電力輸送)、配電線路(為單獨的消費者提供電力)和消費者應用,如接入家庭太陽能電池板陣列的電池儲能。

可再生能源專家認為,這種做法將激勵創造和使用不同的存儲應用。充足的存儲容量應該能夠提供電網運營商使用其所需的靈活性。

目前,除了大規模的抽水蓄能專案,大型儲能裝置並不真的存在。但是,沒有更多的儲能裝置幫助平衡間歇性風能和太陽能資源,同時保持電網穩定,加州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目標和溫室氣體減排任務將很難實現。

儲能:太多錯誤開始後終於走上正軌

因此,我們認為這個新的法令可以幫助羽翼未豐的儲能技術實現商業化規模,然後滲透到更廣泛的美國和全球電力市場。如果成功實現大規模部署,它可以幫助保持未來能源價格不再上漲,擴大低成本可再生能源技術的交付。

正如圖B所示,天然氣在綜合成本曲線的第一四分位占主導地位,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美國多產的葉岩資源。然而,氣體曲線本身很長,太陽能成本曲線的底端影響了氣體成本曲線的上端。此外,根據花旗銀行分析師的報告,太陽能發電“竊取”了一天中發電高峰中最有價值的一部分,因為那個時段的電力價格最高。

儘管一些專家指出,目前天然氣比一些可再生能源技術更具競爭力,這項技術得到了可再生能源利用更加廣泛以及未來能源價格上漲可能性的拉動。當然,由於較低的電力需求、廉價的天然氣以及可再生能源大規模的採用,這將對收入本已下降的公用事業公司產生重大影響。

當然,在目前,占主導地位的儲能技術還沒有出現,加利福尼亞州獨立發電公司和公用事業公司都還在測試各種類型的技術,從公用事業公司運營的鈉硫電池和鋰離子電池到太陽能建築物和住戶內櫥櫃大小的電池陣列。

也有熱能存儲系統將屋頂空氣調節器和校園範圍內的熱電廠接入虛擬網格、能量轉移陣列,PG&E公司(NYSEPCG)正在開發一種壓縮空氣儲能系統(CAES)。同時,愛迪生國際的附屬公司--南加州愛迪生正在研究使用插入式電動車作為存儲裝置;森普拉能源公司聖迭戈燃氣和電氣一直專注微電網專案。

儘管所有這些技術大有希望,但是我們認為公用事業級電池才是要觀察的儲能技術。根據2012Navigant Consultings Pike Research發佈的報告,未來3年高級電池市場規模或將翻番,在2017年達到76億美元。在隨後的5年裏,增速仍然迅速,複合年均增長率達到31%,並在2022年該部門營收可能會達到298億美元。

Navigant指出,電池為“電網的靈活性以及快速和不同級別的可伸縮性發電資產增值”帶來了希望。與此同時,該諮詢公司承認,作為存儲選擇,電池技術的成功並不是板上釘釘的,因為它面臨著一系列挑戰:

“相比傳統發電資源,該技術成本依然很高;監管環境不明確,還沒有任何一種最佳技術出現;電網基礎設施設備(如智能逆變器)的進步可以完成許多高級電池要實現的目標。”

誰主沉浮

無論哪一種存儲技術在市場上取得勝利,這些發展對公用事業公司和獨立電力公司以及尋求替代他們的創業實體的未來都會產生明顯的影響。有些人認為公用事業行業將始終是這些新技術發展的重要骨幹,即使作用有所下降。也有人說,儲能的來臨意味著集中供電模式的結束。

雖然我們不知道哪種分佈式技術可能成為破壞性系統,改變公用事業公司的價值主張,我們也不能完全忽視這個新未來的潛在受益者。事實上,已經有公用事業公司已經公開接受這一新的模式。即便如此,歷史已經表明,當行業經歷了巨大的技術變革,財富通常不會偏愛“現任權貴”,如個人計算和通信產業。

“從技術的角度看,那些使老牌公司遭受沉重打擊的技術變革一般並不是對以前技術的徹底推翻,也不是難度特別大。但是這些技術變革都具有兩個非常重要的特徵:第一,它們提供了一套不同的性能屬性--這些屬性至少在開始時並不被當前客戶看好;第二,當前客戶所看重的性能屬性會極為迅速地得到改進,以致這項新技術隨後能夠打進主流市場。只有到這個時候,主流客戶才會需要這項技術。這對老牌的供應商而言是不幸的,因為此時他們再想發展新技術已經太遲:新技術的開拓者們佔領了市場。”這一段摘自一篇著名的論文,題為《破壞性技術:逐浪之道》,作者為哈佛學者約瑟夫˙鮑爾和克萊頓˙克裏斯滕森。

在這種情況下,公用事業公司可能會發現能源存儲和可再生能源的部署帶來了了新的屬性,這些屬性最初並未受到客戶的重視:環保與高效技術相結合的獨立性和可靠性。雖然可再生能源的性能水準比傳統資源要低,但是他們正在以跨越式的速度得到改進,特別是綠色技術,如太陽能和風能。

公用事業公司極端保守的文化讓他們對破壞性的變革視而不見,新技術企業有時過早嘗試商業化,在規模和財務上不具可行性。

雖然目前的儲能技術有很多變化,但是由於其超高的屬性,沒有任何一種技術發展到公認的標準。此外,開發這些技術的公司大多是私人公司,正處於起步階段。

所以,儘管儲能發展的空間肯定值得關注,但是就目前而言多數投資者應繼續把重點放在容易評估的部門,而不是進行風投資本家式的押注。為此,我們將密切觀察公用事業單位的策略,以適應這種前所未有的轉變,同時也研究已經在可再生能源領域蓬勃發展的公司,如太陽能和風能領域。

這將與億萬富翁投資者沃倫˙巴菲特針對新技術的方法保持一致。2009年,巴菲特在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的信中寫道:“查理和我避開我們不能評估其未來的業務,無論他們的產品可能多麼激動人心。過去,即使是普通人也能預測到汽車(1910)、飛機(1930)和電視機(1950)這些行業的蓬勃發展。不過,未來還會包含可能扼殺所有進軍這些行業的公司的競爭動力,即使倖存者也常常是鮮血淋漓。”


詳細内容請到文章來源:http://www.chinasmartgrid.com.cn/news/20131111/471634.shtml


COPYRIGHT © 2006 CHPE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 Visits: